歡迎進入榆林網!
18选7
榆林傳媒中心主辦
<
>

18选7:我們離江湖遠嗎—讀李光澤詩集《對一片草地的頌詞》

發布日期:2020-01-05 12:33
0

18选7 www.juhsm.com 我與光澤認識很多年了。

我在米脂,他在綏德,同是陜北文化的腹地,30多公里路,中間有個四十里鋪是分界線。一條無定河連接著我們,我在上游,他在下游,故事很多,串起來讓世人目瞪口呆。

我們的出生地文化底蘊十分厚重,無定河串起來的故事如珍珠般的閃閃發光,這些故事把我們聯系起來,他寫詩,我寫小說,文學使我們的友誼加深拉長,盡管我不懂詩。

我們還有一個相同之處是吃公家飯,基本是一樣的生活環境,只是分工不同,我們在各自的崗位上堅守著,可以說兢兢業業,不敢有絲毫差錯。剩下的時間里,我們翻名著都沖動,想傾訴。他從綏德上學時愛上了詩歌,在棗林坪中學便躍躍欲試,寫了一首叫做《亞當記事》的詩變成了鉛字,且不說發表的刊物名氣大小,就憑一個人一生的第一次,光澤終身難忘了。就這樣,光澤開始以他倔強的執著,厚重的智慧,把所有的業余時間,滿滿當當填補在詩歌的字里行間。

光澤有寫詩的天賦,他對故土的眷戀與刻骨銘心的記憶,使他的詩有情有義,有血有肉,有感情與溫度。他站在黃土地的山頭上遙望陜北,那種情感和憂傷,讓我深深地觸動,心被揪著:“遙望陜北/我發現陜北正望著我/那黑黑的窯洞/就像母親的眼睛/在黃土坡上嵌著/樸素而充滿深情。西北風從一道道圪梁上/翻滾下來/敲打門戶/那聲音多么熟悉/就像一位大師彈起的音樂/在平和的夜晚響起/叫我深深懷念童年/還有母親在紡車上”這樣的遙望,不是距離上的,更不是時間上的,是在陜北尋找陜北,它是心底里和感情上的。童年、母親、窯洞、村子、土地,一下子直抵人心?;褂?,光澤善于發現日常生活中的人和事,善于從普通的事情中挖掘它藝術的價值,對他來說,是生活方式而決定有詩的存在。

孔子說,不學詩,無以言。光澤在現實生活中,并不是性情中人,更沒有許多詩人那樣放蕩不羈,或驕狂瘋魔。他平穩、質樸、風趣、童真、思想敏銳,在他筆下,許多細節無法 像散文小說那樣展開表述,但詩歌里留給讀者的空間與想象,仿佛真能“把自己變成一本書/插在書架里/同化一群讀者”接著,他用詩人的悲憫之心,在《一邊彈琴一邊飲酒的兄弟》里,這樣無奈地發出聲音來:“我的兄弟跑在大街上/超過了所有的行人/而城市的門仍一扇一扇都關著/我的兄弟就拿起琴弄出此聲音來/再把酒杯晃一晃/對準世外明月/問及一些命運之類的事情”如此景象,我似乎有過,光澤一定有過,我們鄉下許多兄弟姐妹有過,有的還在繼續,恍惚的人生,艱難的追求,憂郁的歲月。城市的每一角擠滿了人,追求、向往、夢想,接踵而來的是迷茫、徘徊、失望,這樣一個年青的群體在實現自我中,尋找自己是誰?在歷史滾滾前進的洪流中,要不爬上岸,要不被淹沒,可以說,光澤的詩既對本土文化之祭祀,更是一曲悠長的壯美悲歌。

有人說過:詩歌的審美和教化參與塑造了中國文化的基本特性,抒發中國人的思想感情,提煉中國人的精神結構,凝聚中國人的身份認同。光澤正是如此廣泛的吸收了民間大眾的普通生活為觸角,用一個詩人的獨特視角發現美與丑、愛和恨、喜與悲,他的詩歌更多的是富有哲理與思想,尤其,他的經歷閱歷造化了他價值信念的傳遞和涵養,除了文化積累,更重要的是他詩歌里的精神力量。

我知道,光澤在諸多瑣碎事務中逃脫出來寫詩不容易,但他一直堅持,盡管數量顯少,但質量如此豐富。他的詩歌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,許許多多的人和事,但他始終如一認為詩歌是人的內心情感產生強烈共鳴的文本,在現實和命運的交織中,光澤的詩歌浸潤現代性的靈氣,他把陜北的奧秘呈現給我們,探索出詩歌表達日常瑣碎的另一面,在他心中的歷史意識和文化憂慮,統統在他詩歌里凝結,另一種“鄉愁”表達出隱忍的疼痛。從這一意義上說,光澤追問靈魂更為徹底。所以,他的詩歌,在我們低頭沉思的瞬間,一道靈光若隱若現,每一行詩成了晶瑩剔透的淚珠,在這個浮躁的文化氛圍里,可以從時空的夾縫中滑落,濕潤著土地,便有生命發芽生長……

“作為一名業余作者,我只能用文字記錄我的生活,對生命,對社會的一些認識和感悟而已,如果現在把作品修改了,反而不倫不類。從這些詩歌中,可隱約看到我成長的足跡,看到我每一個階段的思想和生活狀態。”從字里行間里,我能看到光澤的真誠、善良、樂觀,他生命中的堅韌與頑強,人生價值的追問,恰恰在作品里表現得如此安靜、柔美、抒情。他文字的飽滿、豐盈、敏感都能體現出他藝術的升華與轉折。

詩,是他心靈的的歸屬。

此刻,夜靜了下來,多想與光澤面對面坐著,喝酒、說詩。其實“我離江湖很遠”,也讓詩歌成了它最重要的意義。因為我們活得自尊。

畢華勇

本文來源:榆林日報編輯:張倩

微信閱讀

手機閱讀

APP下載

18选7
{ganrao}